试水跑腿与顺路同事业务 滴滴求变打破僵局

http://www.e23.cn2020-03-24中国商网

    摘  要:近日,滴滴在全国21个城市上线了跑腿服务,每天首笔订单仅需0.1元,借此吸引更多用户“尝鲜”。此外,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也上线了“顺路同事”功能。短时间内推出两项新业务,滴滴求变的背后是无奈之举还是另有打算?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网约车、代驾等业务受到较大的冲击,为此,滴滴出行(以下简称滴滴)推出两项全新业务欲打破僵局。近日,滴滴在全国21个城市上线了跑腿服务,每天首笔订单仅需0.1元,借此吸引更多用户“尝鲜”。此外,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也上线了“顺路同事”功能。短时间内推出两项新业务,滴滴求变的背后是无奈之举还是另有打算?

  代驾司机变跑腿员 首单低价引流拉新

  3月9日,滴滴在成都和杭州两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一周后,跑腿服务的业务范围扩展至上海、广州、深圳、重庆等21个城市。与此同时,为了邀请更多用户体验滴滴跑腿服务,滴滴跑腿推出一项用户福利活动,从3月21起,用户每天首笔订单费用仅需0.1元,此优惠将持续11天。

  滴滴方面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跑腿服务是滴滴在疫情期间推出的新功能,旨在为社区居民提供蔬菜粮油、药品等日常所需的生活物资的代买服务。滴滴跑腿希望为用户提供便利同时,也为代驾司机师傅们提供更多获得收入的机会,未来会面向网约车司机以及社会招募跑腿员。

  据了解,2015年,滴滴正式上线代驾业务,并将其作为重点打造的业务线之一,上线百日就覆盖200个城市,拥有超过150万名注册司机,单日订单峰值突破50万单。但受到疫情的影响,目前滴滴代驾业务大幅度缩水。

  根据滴滴提供的资料,从杭州和成都两地试点运营情况来看,粮油蔬菜、药品等生活物资是跑腿员代买的热门商品。虽然部分咖啡、奶茶以及餐饮店已经营业,但是店内堂食的人不多,大多用户还是选择了外带,找跑腿小哥代买奶茶的单量排在了第一位。此外,随着逐步复工,文件、蛋糕、衣物取送,油漆刷、瑜伽垫代买以及洗车、加油等个性化跑腿需求也逐日增多。而当中国商报记者问及目前用户数量和日均订单数,滴滴方面表示不便透露。

  对于此次滴滴上线跑腿业务,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跑腿服务和滴滴主营业务存在一定关联,一个是接送人,一个是接送物。在疫情期间,接送人的业务需求降低,但跑腿送货上门的需求激增,这意味着新的市场机会出现。一部分业务受到影响,用其他业务来弥补,所以滴滴在这个时间节点推出跑腿业务不难理解。

  顺路同事功能上线 顺风车业务再扩展

  除了“跨界”跑腿服务,滴滴顺风车的业务场景再度扩展,顺路同事功能应运而生。据悉,这一功能需要有需求的企业或单位先向滴滴申请,由滴滴开通授权,对应企业、单位的员工就可以在滴滴出行App上自主操作合乘出行了。不论是自驾车主还是乘客,在授权之后都可以在行程列表通过标签识别出顺路同事,邀请同事合乘出行。

  同时,为了更好满足用户不同时段的出行需求,滴滴顺风车为授权企业延长服务时间为5:00-23:00,但只有符合“一年内无安全投诉、并且通过夜间场景学习考试”的企业用户才可使用。

  “为了进一步满足更多用户的出行需求,我们也会积极听取各方意见,逐步放开更多场景。”滴滴顺风车方面表示。

  在保障司乘双方出行安全方面,滴滴顺风车也推出多项防疫举措。要求车主、乘客每日出行前,均需进行健康打卡,且在出行时需要佩戴口罩,如发现对方未佩戴口罩,可无责取消订单。同时,平台也会通过AI智能识别方式进行抽查。

  在疫情期间,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也遭到冲击。今年2月底,北京多家网约车公司暂停了网约车、顺风车的“跨城”业务,甚至有公司被相关部门约谈。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滴滴从1月26日0时起便暂停了北京网约车跨城、出租车跨城、代驾跨城运营。

  今年3月1日,交通运输部印发通知,要求全面暂停离汉、离鄂和进出京跨城的网约车、顺风车业务,坚决防止疫情通过网约车、顺风车从武汉、湖北输出,坚决防止疫情通过网约车、顺风车输入北京。

  “现在疫情防控还没有放松,这段时间活儿也不好拉。我一般会在上下班高峰的时候在附近商圈跑一跑顺风车,也就是赚个油钱,收入肯定没法跟疫情之前比。”滴滴顺风车司机项征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业务受阻积极求变 无奈之举还是另有打算

  对于包括滴滴在内的共享出行企业来说,疫情期间的日子并不好过。由于出行需求骤降,订单量锐减,司乘双方各自陷入了不同的焦虑。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随着疫情的突然来袭,其所造成的冲击是目前共享经济平台所面临最迫切的问题。3月6日,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疫情发生以来,2月份出租汽车(含网约车)接单量、运输量下降了85%,货车司机、出租汽车司机群体的收入都在大幅下降。

  对于很多靠网约车工作维持生计的司机来说,春节期间挣不到钱、长期续不上车租的担忧正在发酵。2月初,滴滴宣布将联合相关公司对武汉等湖北16城网约车租金顺延一个月收取。同时,滴滴投入总额1亿元专项资金,为全国的网约车陆续安装前后排塑料隔离膜。

  疫情的冲击也让尚未实现盈利的滴滴有点慌。早在2018年,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就坦言,滴滴成立六年来还没有实现过盈利,仅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就超过40亿元,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117亿元。

  “跑腿和顺路同事功能两项新业务可以理解成滴滴在疫情期间的一种探索。疫情对服务行业的打击都不小,全行业都受到冲击,与其等待,不如从中寻找新的机遇。”陈礼腾表示。

  除了能在疫情中寻找到新的突破口和增长点,滴滴也从中看到了新的发展机会。从业务运营模式和平台的定位来看,滴滴跑腿业务定位于本地生活服务,这也是此前借外卖服务打入美团“腹地”失败后,滴滴再次向本地生活服务发起的冲击。

  陈礼腾表示,此前滴滴的核心业务聚焦在“人”的出行方面,用户的需求天然多样化,而本地生活服务的各种需求并非独立,并且存在较强的关联度。例如,美团以团购起家,后来衍生出外卖、酒店、出行等多个业务,业务的延伸拓展可以丰富平台的收入结构,具备更强的竞争力。目前,国内疫情正在逐渐好转,各项本地生活服务的需求很快会出现反弹。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滴滴带入了新的困境,亏损严重的滴滴能否经受住考验,新业务又能否成为其新的增长点?中国商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作者:祖爽   网络编辑:杨甜梦子 值班主任:田艳敏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