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记忆中的年味儿(秦丹蕊)

http://www.e23.cn2018-02-27 15:09:41舜网

  又是一年春节将至,本该是一年最热闹的时候,可站在济南的路口,望着一个个铁将军把门的临街店,只有三两个行人的冷清街道,心中竟多了几分惆怅……可否再像儿时一样,体会一把浓浓的年味儿?

  爷爷奶奶生活在一个北方的小县城。每到新年将至,爸爸妈妈便拎着大大小小的包,带着我风尘仆仆赶回老家过年。爷爷奶奶的家在小县城的中心。每到腊月二十七这一天,四面八方的人好像开会似的一下聚集到小县城的主街上,赶年前的最后一个大集。集市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年货,对联、年画、福字,灯笼、彩色灯泡,手套、围巾、棉帽,色彩鲜艳的各式头花……大街上摩肩接踵,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哪怕天冷得伸不出手,说话就冒白气。老人孩子,姑娘小伙,一个个喜笑颜开,满面红光,有跟小贩讨价还价的,有好久不见大声寒暄的。人们好像完全忘记了冬季的寒意,有的只是对新年满满的期待和浓浓的喜悦。

  大年三十这一天,我通常是被零星的鞭炮声吵醒的。还没睁开惺忪的睡眼,一股股香喷喷的味道已经扑鼻而来,沁入心脾,让人不由得胃口大开。不用问就知道,爷爷奶奶一定起了个大早,做了各种好吃的东西。

  起来看吧,餐桌上摆满了一盆盆黄澄澄的炸货。炸藕合,炸带鱼,炸丸子自不必说,还有我最爱吃的炸地瓜片,炸香芋丸呢!看看竹筐里,一个个白白胖胖,小猪一样雪白的馒头,咬一口就香甜绵软的豆包,已经堆成了小山。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点缀着一个个红枣,像小花山一样的枣糕。枣糕的底座就跟锅篦子一样大,每一层用白面精心揉捏的花瓣上都点上一颗红枣,从下往上,枣糕的形状逐渐变细,足足有有两扎多高呢。颜色红白相间,煞是好看!面对这艺术品般的面食,我每次都是想吃又舍不得掰开,生怕破坏了那小花山般美丽的形状。再看奶奶,今天的头发梳得格外整齐,新染的黑发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好像年轻了十岁!

  不一会儿,大人们围坐在一起包饺子。我跟姐姐忙着贴春联,贴“福”字。把在门上呆了一整年,有些褪色的旧春联撕掉,再把门框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就可以贴上新的春联和“福”字了。洒金的大红春联,给人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感觉。而门中央的“福”字,真的就像一个聚宝盆,汇聚了全家一年的福气和快乐。

  最热闹的,就是晚上了。一大家子人坐在餐桌旁,吃着丰盛的年夜饭,还有一盘盘胀鼓鼓的水饺,说说笑笑看着春晚。我跟姐姐,在饱餐一顿后时不时的跑到阳台上看红灯笼。老家的人们,喜欢过年时在阳台上挂一盏红灯笼。这些红灯笼,有的是正圆形的,有的是长圆形的。在新年的夜里,一盏盏灯笼发出红色的光晕,照得家家暖意融融,温馨无比。尤其到了除夕之夜的十二点,家家户户鞭炮齐鸣,爆竹声声,欢声笑语,团团圆圆,红灯笼好像一颗颗福星,为人们送上最美好的祝愿!

  后来——我长大了,爷爷奶奶也到济南来了,年夜饭改在了饭店。吃的花样也不少,可是,那小花山一样的枣糕呢,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呢,那一盏盏红灯笼呢?奶奶满头花白的头发,再也无法变黑。那浓浓的年味儿,能否再次回来?

济南第十三中学 五十九级一班 秦丹蕊

网络编辑:顾倩 值班主任:李欢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